版权信息

Copyright

考试周刊杂志
  • 名称:考试周刊
  • CN:22-1381/G4
  • ISSN:1673-8918
  • 收录:中国知网 万方数据
  • 网址:www.kszktg.com

联系编辑

论文资源

当前位置:考试周刊杂志社 > 论文资源 >

张爱玲小说中的颜色美学探究

作者:李权 字数:3109  点击:

摘 要:色彩是服饰话语的基本词汇之一,张爱玲对色彩细腻敏感地把握提供给人们的是一个色彩斑斓世界。用衣服来演示女性的生命,展示的是各色人物的百般滋味的平凡人生,汇成了她古典与现代的交融。

关键词:张爱玲;小说;颜色;美学

张爱玲说:“衣服是一种语言,是表达人生的一种袖珍戏剧”。于是,她将各种色彩斑斓、款式多变的服饰展示,这成为作者和小说人物身份、心理、性格与命运的外化,成为诠释人物存在的方式,也使她的小说风味迥异,绚丽多姿。

1 借助服饰渲染气氛,刻画人物

莎士比亚有一句名言:“衣裳常常显示人品”,“如果我们沉默不语,我们的衣裳与体态也会泄露我们过去的经历。”麦克卢汉在他的代表作《理解媒介——人的延伸》服装一章中阐述道:作为从古到今的二十六种媒介之一,服装以最直观的方式传达着关于一个人的所处的时代,他所属的民族,以及他的性别、社会地位、财产、教养等等的信息。在张爱玲的小说中,对人物服饰的描写是丰富而极细致的。张爱玲对服饰的敏感贯穿在小说创作审美和存在哲学中。“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张爱玲用服饰对生命作了这样的隐喻或诠释。她相信当人无力改变大时代的动荡时,只能缜密地去创造他们贴身的环境——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各自打理。

《红玫瑰和白玫瑰》中振保无意撞见烟鹂在浴室:“她提着裤子,弯着腰,正要站起身,头发从脸上直披下来,已经换了白地小花的睡衣,短衫搂的高高的,一半压在颌下,睡裤臃肿的堆在脚面上,中间露出长长一截白蚕似的身躯。”她与裁缝的那段大家心知肚明的尴尬,更是讽刺的有力的爆炸开来。夫妻间的欺骗、肮脏、虚伪在那一瞬间被赤裸裸的暴露出来。《金锁记》中曹七巧用黄金的斧无情地劈砍儿女的幸福,对童世舫大摆鸿门宴之时,她的服饰便透露了一种骇人的气氛。“她穿一件青灰团龙宫织段袍,双手捧着大红热水袋”,封建遗留的“青灰团龙宫织段袍”与现代文明产物红色热水袋处于同一平面,无疑是一对尖锐的矛盾。强烈的不调和的对比在空气中弥漫出紧张、骚动、不安的气氛。生活的空气因孟烟鹂而凝滞、苍白,,又因曹七巧而慌乱、紧张。张爱玲在塑造人物的独特趋向和细致手笔不容忽视。她在小说中塑造人物、完善人物性格,以服饰现性格,虽有信手拈来之态,然兴味深远,蕴涵丰富,各色人物栩栩如生、性格鲜明,流连于服饰五彩斑斓的流光中,演绎着他们平凡的生活。

在曹七巧这个特殊女性身上,服饰心理描写极为精妙。在《金锁记》中作者写道:“只看见发髻上插的风凉针,针头上的一粒钻石的光,闪闪掣动着,发髻的心子里扎着一小截粉红丝线,反映在金刚钻微红的光焰里。”那风凉针上的钻石,正像七巧的心中凝固的泪珠,那一小截粉红丝线无疑是她作为一个正常内心对人性之爱热情的追求,冰冷的钻石闪闪掣动的光,是一个悲哀女性辛酸的泪光。于是,她在不幸的生活中将希望都寄托在小叔子姜季泽的身上。在她寡居后听姜季泽来访时,特地系上一条玄色铁线纱裙”。这一细节中包藏着的是她的期待和冲动。《红玫瑰和白玫瑰》中,“她(艾许太太)是高高的,驼驼的,穿的也是相当考究的花洋纱,却剪的拖一片、挂一片,有点象老叫花子,小鸡蛋壳青呢帽上插着双飞燕翅,珠头帽针,帽子底下镶着一圈灰色的鬈发,非常像假发,眼珠也像是淡蓝瓷的假眼珠。”如此的奇装异服,不过是她想极力证明自己不同于中国人的身份,维护她那个杂种家庭的“尊严”,然而,她这种过度夸张的装束却反而使服饰辩白变得可笑,自暴追求英国身份的虚荣心。

服饰是一片施展个性的天地,不管是表现人物的身份、年龄地位或表现人物的心情,心理还是渲染气氛,张爱玲给我们留下了最终的还是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张爱玲对服装的精益求精与精巧的文字之间多少有些重叠,仿佛在构筑一座文字之塔。

2 用强烈对比的色彩形成参差对照

张爱玲人物的服饰话语还渗透着她对色彩、线条的深刻理解。“对于色彩、音符、字眼,我极为敏感。当我弹奏钢琴时,我想象那一个个音符有不同的个性,穿戴了鲜明的衣帽携手舞蹈。我学写文章,爱用色彩浓厚、音韵铿锵的字眼,如“珠灰”、“黄昏”、“婉妙”……”

在《传奇》里,最令人触目的莫过于作者浓彩重笔的戏剧色调,读《传奇》可以感到犯冲的色彩对比,明暗调,带有刺激撩拨的诱惑,突兀而生动地表现出来。《传奇》里很少用纯净的颜色,《金锁记》中有青莲色、明油绿、雪青、银红、葱白、竹根青、佛青、玫瑰紫等,把每种颜色和每种具体的事物相对应,这样很容易调动读者的种种感觉,从而使小说的语言更具形象可感的特点。正如张爱玲所说的,不是大红大绿的对照,而是葱绿配桃红的参差对照。

各种色彩的交叠使小说具有丰富的意蕴和广阔的阐释空间。“霉绿斑斓的铜香炉”、“鲜亮的虾子红”、“鹅黄的香袋”、“海绿的花绸子衣服”、“棕绿的苍银色的树”,张爱玲的色彩话语中流露出她痛恨类同,不甘平庸,不能容忍千篇一律的单调枯燥的面孔,她对于境由心造的人生哲理有着异乎寻常的领悟力,并将之发挥的淋漓尽致。于青评价说:“《传奇》小说里,最令人触目的莫过于作者浓彩重笔的戏剧色调。读《传奇》如观戏剧,人物带着作者给它披上的彩色华衣,触目惊心地打你面前掠过,掠过后便过目不忘,因为那些色彩过于浓烈、犯冲,对比强烈。无论冷调、热调、明调、暗调,都能让你透过方块字感受到它传达的冷暖明暗。”

而且,张爱玲的各种感受也能用色彩表达形容。如《私语》中写道“到上海,坐在马车上,我是非常侉气而快乐,粉红地子的洋纱衫裤上飞着蓝蝴蝶。我们住着很小的石库门房子,红油板壁,对于我,那也有一种累累的蛛红的快乐。”《我看苏青》中有“蛮荒的日夜没有钟,只有悠悠地日以继夜,夜以继日,日子过得像军窑的淡青底子上的紫晕,那倒也好。”色彩容易让人眩目,文字容易让人迷惑,而张爱玲是清醒的,“我喜欢素朴,可是我只能从描写现代人的机智与装饰中衬出人生素朴的底子。因此我文章容易被人看作过于华靡。”一个真实的张爱玲展现在人们面前,淡定冷静,又有几分洒脱。

在《沉香屑·第一炉香》中,张爱玲巧妙地将衣服与舞曲联系起来,“薇龙一夜也不曾合眼,才合眼便恍恍惚惚在那里试衣服,试了一件又一件,毛织品,毛茸茸的像富于挑拨性的爵士乐;厚沉沉的丝绒,像忧郁的古典化的歌剧主题歌;柔滑的软缎,像《蓝色的多瑙河》,凉阴阴地匝着人,流遍全身。才迷迷糊糊盹了一会,音乐调子一变,又惊醒。楼下正奏着气急吁吁的伦巴舞曲,薇龙不由想起壁橱里那紫色电光绸的长裙子,跳起伦巴舞来一踢一踢,淅沥沙啦响。”以乐曲比喻衣服的质地款式颇具想象力,新颖又颇合薇龙的心境——对贵族生活的陌生与向往,急于介入贵族生活;楼上楼下以衣和曲联结,暗示着薇龙将渐渐同化,此处薇龙无所适从的茫然,无法压抑的浮躁,没有归属感,找不到完整而真实的自我,预示着薇龙慢慢同化的过程;同时,这种将衣服和音乐结合起来的想象,是张爱玲以同类人为小说人物向同样经历的青年寻求感应共鸣的。

张爱玲善于描摹各种不同的颜色,她对色彩的把握极有层次且细腻准确,还喜欢将几种强烈对比的色彩放在一起,使小说的语言绚烂多彩,表现出奇妙的绘画效果。在张爱玲的小说里,色彩不再是简单的语言符号,而是对世界、对人生、对往事、对情感的另一种诠释。斑斓绚丽、蕴藉隽永的色彩词语更使小说表现出丰富的内涵和独特的魅力。

参考文献

[1]张爱玲:《张爱玲文集》,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年。

[2]于青:《论传奇》,(《当代作家评论》),北京:1994年。

[3]桂苓、刘琅主编:《女性的张爱玲》,北京:中国友谊出版社,2005年。


九型人格理论在质量管理中的应用
低压用电系统中的漏电保护技术措施
农田水利建设中的节水灌溉技术分析
浅谈利用人工挖孔灌注桩桩孔降水在本溪市体育馆工程中
文山广南八宝壮族民俗中的环境意识
浅谈历史文化人文意识在日语人才培养中的塑造
文化建设在基层创效工作中的应用之我见
严歌苓小说的电影化叙事探析
5S现场管理法在高校公寓管理中的运用初探
浅谈城市建设档案在智慧城市信息系统中的应用
图书馆在高校学术生态系统构建中的影响力探讨
项目教学法在中职学校钳工技术教学中的实践探究
分层递进教学法在初中英语教学中的运用
语言文字教育在思想教育中的作用
基于全球化视觉下我国高等美术教育中的问题及措施研究

主管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局舆林报刊发展中心 主办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局舆林报刊发展中心

CN:22-1381/G4 ISSN:1673-8918 考试周刊杂志社

校园英语 好家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