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信息

Copyright

考试周刊杂志
  • 名称:考试周刊
  • CN:22-1381/G4
  • ISSN:1673-8918
  • 收录:中国知网 万方数据
  • 网址:www.kszktg.com

联系编辑

论文资源

当前位置:考试周刊杂志社 > 论文资源 >

“红河三部曲”中导演构思的独具匠心

作者:张源 字数:2423  点击:

章家瑞的“红河三部曲”构思巧妙。首先三部电影都是立足于了民族题材。民族题材的电影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发展遭遇磨难,原因有很多。首先商业元素被注入电影市场后,电影艺术更多地开始扮演起商品的角色。而民族题材电影长期受政策保护缺少商业市场元素的融入,使其在发展中困难重重、停滞不前。其次,民族题材的电影受民族团结主题的圈囿,立意老套重复没有新意,很难吸引选择广泛、兴趣多样观众日益提高的注意力,很多剧本在制片人环节就被否定。此外,外国影片引入中国市场之后,很多人开始关注国外的电影,关注于更多新的题材的挖掘,忽略了民族电影题材的开发。

然而,章家瑞导演有着非常独到的目光,让章家瑞导演有这种独到的想法也是有原因的。当初章家瑞在北京的时候,只是个办公室的小文员,并没有真正参加到电影圈子。一个的偶然机会,章家瑞认识了民族出版社的办公室主任,他欣赏章家瑞的才华,于是,章家瑞到民族出版社当一名记者,并且得到了一台昂贵的相机。有了相机,章家瑞开始用镜头记录生活,并且多次深入到当时很少有人去的民族地区,去采访,去拍照。在这个过程中,章家瑞被民族地区的生活和风俗所吸引,这些民族风俗生活感染了章家瑞。这对他后来创作的红河三部曲“奠定了基础,也对他民族题材电影独特视角的萌芽。

哲学系毕业的章家瑞,在他的电影中总是融入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思想,尤其在电影的细节上,常常以小见大地映射出章家瑞对生活的深刻哲理。在《婼玛的十七岁》中,阿明的女朋友从大城市来找阿明,让阿明跟她回去。她打扮很时髦,婼玛看见口红很奇怪,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阿明的女朋友用它把嘴唇涂得红彤彤的,婼玛很羡慕,也很好奇地想试试。阿明的女朋友看出婼玛很喜欢那个口红,要把这个口红送给婼玛,但婼玛回绝。这场看似简单的戏却蕴含重要意义。阿明的女朋友代表的是新兴的时髦的现代文明,而婼玛代表淳朴的传统文化,口红对于女人就是欲望,实际上也是大千世界中的众多诱惑。一个淳朴的人在大千世界中总会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诱惑,在这些诱惑当中,好奇是人之常情。但面对诱惑,我们是满足欲望还是坚持应有的淳朴,婼玛给予了我们很好的答案——坚持民族优良传统,不因为无止境的欲望让我们在花花世界中迷失。这是导演章家瑞电影承载的正能量,是他对生活和民族文化的思考和结论,是他想让观众思考的问题。

电影《花腰新娘》中,导演章家瑞充分地发挥了他独到的哲学眼光,在凤美这个人物的构思上进行大胆创新。如果是按照常规的思维方式,这部影片无疑又会落入俗套。章家瑞为了丰富凤美这个人物,给她加入了很多的喜剧元素。电影开始阶段,饭桌上一只蚊子落在了凤美公公脸上,凤美没有多想,为打蚊子一巴掌打在了公公的脸上。村民们的评价是:“不管是打苍蝇、打蚊子还是打大象,都不能打公公!”从这个情节我们可以看到凤美的单纯可爱,让观众感觉到凤美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想看一看这个大胆的姑娘到底还能干出什么事情来。组建女子舞龙队的时候,按照“归家”习俗凤美三年后才能到丈夫阿龙家居住,女子结婚了就不能参加舞龙比赛。得知组建女子舞龙队的消息,要强的凤美一定要参加。阿龙为了阻止凤美参加,让她与自己以及大家比赛长跑,如果凤美取胜就让她参加。长跑中阿龙看见形势不妙,奋起直追,但是也没能跑过凤美,最后凤美第一个到达终点,得以参加女子舞龙队。这一段戏的设计十分巧妙。阿龙追赶凤美过程中的心理很矛盾,他既希望自己的媳妇能参加,但凤美“归家”的时间离三年还早,凤美参加舞龙队会让老一辈人对她产生看法。凤美拼命的跑,阿龙也拼命地追赶。这段戏凸现出阿龙和凤美两个人物鲜明的人物性格。章家瑞对凤美这个人物的独特构思视角,可以说是开创了民族题材电影的新类型。将喜剧、个性鲜明的主人公融入到了民族题材的电影中,为民族题材电影开拓了新视野。

电影《红河》是民族题材电影与商业市场的完美结合。影片的投资较前两部有了很大提高,当然,这也得益于章家瑞前两部民族题材电影的成功,让制片人对章家瑞更加有信心。这部影片将故事放在了越战的大背景下,将民族题材与跨国爱情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故事发生在河口瑶族自治县,该县位于中越交界处,隔河相望的是越南城市老街。美丽的热带自然风光,越和中两国经济贸易发达,促进了两国人民的交往。这一类型的影片,在中国几乎还没有,章家瑞是这一类型影片的开拓者。影片中的阿桃是一个智障姑娘,智力停留在小孩时期。通过阿桃的世界,让观众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以及社会的发展。例如:阿桃陪着阿夏一起摆摊唱卡拉ok。阿桃虽然智障但是外表可爱,天生就有唱歌的天赋,阿夏利用阿桃的这个优点,让她吸引更多的消费者。有些人对阿桃动手动脚,阿桃却什么都不明白,,阿夏慢慢坐不住了,他不忍心看着极其童真的阿桃被侮辱。这段戏中,我们看到章家瑞对人生的态度及哲理思考。阿桃是童真孩子的缩影,在孩子的世界中,没有好坏之分,正所谓“人之初,性本善”。孩子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和憧憬,但世俗和丑陋总是要来吞噬人善良的本性。阿桃代表着社会正能量,虽然有时候会被低俗的东西挤占和蒙蔽。但是观众相信,坚持你的单纯、诚实、善良,拙劣低俗的疯狂只是一时而不是一世,丑陋的东西总会散开。这部作品中类似的桥段比比皆是,足以让观众对章家瑞在每场戏中的独到构思久久回味。

“红河三部曲”三部影片中的共通点之一,就是导演章家瑞在每场戏都是加入了很强的个人观点和哲理思想,他的影片不仅仅是表现出少数民族的朴实善良淳朴,更多的是引发观众的思考。在一个飞速发展的社会中,我们每个人丢失了什么,学到了什么,是不是还在坚持着自己那一片心灵净土?三部影片传达出的正能量,让每个观众都能从中体会到人生的哲理,返璞归真。这些独特的视角和构思,并不是每个导演都能做到的,而章家瑞导演在他的“红河三部曲”中,完成得很出色。

参考文献

[1]朱凌飞:《对的人类学解读》,载《民族研究》2007年第一期。

主管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局舆林报刊发展中心 主办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局舆林报刊发展中心

CN:22-1381/G4 ISSN:1673-8918 考试周刊杂志社

万方网查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