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信息

Copyright

考试周刊杂志
  • 名称:考试周刊
  • CN:22-1381/G4
  • ISSN:1673-8918
  • 收录:中国知网 万方数据
  • 网址:www.kszktg.com

联系编辑

论文资源

当前位置:考试周刊杂志社 > 论文资源 >

浅说坡子街

作者:邵启凤 字数:2628  点击:

摘要:坡子街,泰州第一商业街,因地处古迹而得名。它南起北门吊桥,北至西坝口,长不足一里,街宽仅有数尺。但确古老,其形成据说是源于两次工程: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开挖通向长江的济川街道;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在城北门外修筑河坝,以阻隔上河与下河水流。筑坝后,东西两坝坝口及沿北城河地段成为盐务转运中心,沿河两岸开设了粮行、油坊等,形成一条南北走向的狭长坡道,于是,就有了坡子街。就这样穿过600余年的历史长河,古老的街道饱经沦桑,幸运地是仍然真实存在的,以自身的方式不急不慢的舒展着属于它的那份荣耀。

关键词:泰州;坡子街;商铺林立

中图分类号:TU19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1578(2018)12-0295-01

直到明清时,坡子街已成为里下河地区店铺林立、商贾云集的闹市,近500米长的街面容纳了100多家店铺,天福布店、德新元药店、绿雨楼茶社等老字号陆续人驻,商业氛围日渐浓厚。据了解,泰州的百年老店十之八九发迹于坡子街,就这样,这条老街,被喧闹的市声唤醒,开始了延续数百年的商业繁华。

如今,泰州新建了新区和更多更加宽阔,环境优美的新街道,但坡子街依然是初来泰州的人们必去的一条街,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尽管时尚的元素、现代化的景观遮盖住了坡子街的些许轮廓,但是,坡子街前世今生的影像早已浓缩在了老泰州的底子里。

1.二元坡子百年盛名

坡子街得名因何,说法之中为人所道者大致有这样两种:一是据传古时泰州城东、西城河间本没有想通的水系,直至泰州建城之时两河南岸修建城墙,两河之间构筑北城门,城门北侧深挖护城河以用来沟通东西城河,护城河面设一座吊桥,桥南为城里,桥北则为城外。开挖护城河之土堆积于桥北,遂使得路面形成馒头形坡度。吊桥向北至办公里的挡军楼地段形成的街道,因坡道而得名“坡子街”;二则又有相传明代弘治年间,泰州出了个神童储罐(字柴墟),五六岁,八九岁就能写出好文章,众乡邻无不称奇。至二十七岁之对于明代成化卯年间南京乡试中了解元、次年即甲辰年间赴京师参加礼部会试又中了会元,接着参加殿试,又名列二甲进士第一后,从此步入仕途。到了嘉靖年间,人们为了炫耀家乡出了才子,选择当时泰州最繁华的路段为储罐建了两座跨街牌坊,一曰“解元”,一曰“会元。”因路上有段百十来米长的坡道,故称此路为“二元坡子。”后至清代道光、咸丰年间,两座牌坊相继不慎被大火吞噬,人们干脆将“二元坡子”中的“二元”去掉,在后面加上个“街”字,称“坡子街”,旧时里的坡子街路面极窄,用的是长方形的麻条石块铺成,整条街道里最宽处设置也仅能容两乘轿子并行,以方便两轿迎面相遇。然而街道窄则窄矣,却挡不住日趋的热闹,民国初年日渐其盛,宽仅数尺的街面之上出现了百余家的商号,于是,百年间“坡子街”得以闻名,而后流传至今。

2.商铺林立温情漫溢

在一些老泰州人的记忆中,说到逛大街,提到嘴边难忘的影像大致是是离不开坡子街的,不论是至今矗立的中百一店,还是早已湮灭不在的国副,殊不知它不仅是老泰州人的记忆,更是一个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古老商业街的区域符号,早在明朝时商业坡子街的地位已初见端倪,至清朝民国初繁荣景象更非昔时可比,当时曾有百家商铺林立,近500米长的街道绸布店、百货店、五金店、饭馆、药店等等鳞次栉比,其中不乏鼎盛南货店、大兴昌南货店、德新元中药店这样的老字号门店。

这些老字号门店,服务也是好的。竹制或木质的托盘,盛放着饭菜酒,送到客人府上或旅馆里还热腾腾的,没有菜金起送价,也没有小费一说,愿意给堂倌跑腿费就给,不给也照样送。到绸缎店,也是不必带钱,量好了,伙计送上门,也可到了年节再上门收款。因了街窄,没有生意时,隔街的伙计、店员也能聊些家常,遇上问错店的顾客,都能客气的引到要去的店家。在这里这些老字号把顾客当成了邻居亲眷,诚心诚意待客,久之也便沉淀成一种带着浓浓温情的老泰州商业文化。

3.深街小巷烟火日常

坡子街之所以称得上老泰州记忆的缩影除了那些当年林立的老字号商铺,值得一提的还有深巷里的那些吃食和走街串巷的小商小贩们。清晨,近周的菜农总会来到这里叫卖着自家园子里长的蔬菜,另有摆个小摊贩卖鱼虾的,又有自捕了鱼虾来卖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在街上来回响动着;到了下午,卖臭干、回炉干子、凉糕凉团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直至晚上店家关了门,一切才慢慢静下来,日复一日,上演着一幕幕近似的场景,真实、生动,走近了,似乎还透着一股浓浓的烟火味儿。

现在,说到泰州提的最多的便是耳熟能详的水城慢生活——一曰皮包水,二曰水包皮,乍一听有点儿玄乎,其实不过就是泰州人早喝茶,晚泡澡的喜好。殊不知许多年以前坡子街上早已有了这种为人称道的品味生活方式。彼时的坡子街繁荣一时,除却商业店铺林立,还有餐饮、服务的兴盛,如道光前后开业的绿雨楼茶社,清代朱庭徐《竹枝词》:“莫言天上神仙府,且说人间宰相家。富贵浮云嗟过眼,楼开绿雨试新茶。”赞的便是此楼。另还有功德林素食馆,海陵春茶馆(后为富春饭店),浴室则有天禄街老字号浴室大观园,新巷浴室等等,及此不得不感叹旧时坡子街上的人们,多年以前他们早已经体味了这种悠闲的日常。

4.几历劫难几多繁华

明清以来,坡子街曾几逢劫难。有文献记载的大难就有4次:公元1821年、公元1860年(即清咸丰十年)三月晦日,坡子街起火,延续了300多年的二元坊被毁,二元坊街名也随时间推移而渐渐不为人所知;1927年兵灾,联军士兵从南门到清化桥挨户抢劫,坡子街店家无一幸免。1931年辛酉八月水灾,城北一片汪洋以致人们坐在城墙可以洗脚,坡子街只有最高坡处的7家没有进水。尽管连连遭逢劫难,但因此地人口较为集中,又位于旧城中心位置,第一商业街的名号仍经年不衰。

20世纪60年代因形势所需,利用湖城河道向南扩建地下人防工事,东西护城河再次被隔,吊桥也不复存在。90年代月城两边民宅被拆,后建成月城广场。21世纪初,在原月城广场的基础上开挖了连通东西城河的北城河,对坡子街进行了相应的改建,添了些许现代化的气息。

如今,历经岁月沧桑后,坡子街早已旧貌褪尽不复往昔,却繁华依旧,古迹传说湮没在深街幽巷,只有在斑驳陆离的街灯霓虹里,在喧闹显目的世俗声中,在琳琅满目的商品里,似乎还能寻得些许坡子街的过去。

参考文献:

[1]叶德辉《光复坡子街地名记》补注[J].程千帆,杨诩强.中国文化.996(01).


基于工作过程导向的《汽车电子技术及应用》课程改革
公共电子阅览室对未成年人服务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档案信息电子化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探析对电子档案管理的思考
家庭教育对孩子养成良好习惯的影响
“让隔代教育为孩子成长加分”
怎样引导孩子建立基于成长的兴趣
浅谈利用亲子阅读培养低年级学生阅读兴趣
让孩子体验分享的快乐
倾听孩子的心声
小学语文教学中交互式电子白板的应用现状研究
孟子教育思想对当代学校教育的启示
三十年代中后期的中国青年知识分子形象
用书本为孩子架起一座桥梁
初中数学“爬坡式”复习课教学质量管控

主管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局舆林报刊发展中心 主办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局舆林报刊发展中心

CN:22-1381/G4 ISSN:1673-8918 考试周刊杂志社

万方网查重 网站地图